1. <i id='pfot1'><div id='pfot1'><ins id='pfot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i id='pfot1'></i>

          1. <span id='pfot1'></span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pfot1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pfot1'><em id='pfot1'></em><td id='pfot1'><div id='pfot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fot1'><big id='pfot1'><big id='pfot1'></big><legend id='pfot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2. <dl id='pfot1'></dl>
            <ins id='pfot1'></ins>
          3. <tr id='pfot1'><strong id='pfot1'></strong><small id='pfot1'></small><button id='pfot1'></button><li id='pfot1'><noscript id='pfot1'><big id='pfot1'></big><dt id='pfot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fot1'><table id='pfot1'><blockquote id='pfot1'><tbody id='pfot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fot1'></u><kbd id='pfot1'><kbd id='pfot1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pfot1'><strong id='pfot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影評達人丨《虎膽殺機》:沒有熱血追兇,隻有笨賊一籮筐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
            看完電影後,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大寫的

            WTF???

            難道禿頭威也加入瞭凱奇叔的淘寶群,買奢侈品買到要破產瞭嗎?

            今天就要來吐槽一下這部佈魯斯·威利斯打醬油,主角全程夢遊,反派智商掉線的《虎膽殺機》。

            電影名字很硬漢,又是虎膽又是殺機的,海報封面也是佈魯斯·威利斯和女主的瀟灑組合。

            但是,電影本身和虎膽沒啥關系,和佈魯斯也沒有太大的關系。在這部電影裡,佈魯斯·威利斯徹徹底底淪為瞭路人甲。

            主線故事和張傢輝的新電影《沉默的證人》很像,主要講瞭兩個黑警在殺人滅口時不慎將打中瞭無辜的女主,女主腿裡的子彈成瞭做彈道分析的關鍵證據。為瞭拿到子彈,黑警來到醫院與女主鬥智鬥勇。

            對於這個設定本身是沒有問題的。女主受傷,一方面要進醫院救治,將空間縮小到某一棟建築中,增加封閉感;另一方面,因為槍傷限制瞭女主的行動,增加她逃脫的困難程度,增加觀眾的緊張度。同時,也在側面決定瞭女主不會通過太多的動作戲來完成角色,更多的應該是利用地形和身邊的物品,配合女主特殊的才能來完成對反派的打擊。

            可惜電影並沒有完全按照這個思路來拍攝。

            我發現“虎膽殺機”中的“虎”,應該是東北話中的“虎”。女主的智商忽高忽低的,有時候很聰明,知道警槍是不用消音器的,知道編個假名字來試探反派,知道用除顫儀給門通電,也知道聲東擊西躲在推車裡。

            用假名試探反派

            警槍不配消音器

            用除顫儀給門通電

            躲在車裡聲東擊西

            但也幹瞭些很虎的事,比如還沒完全脫離危險就坐著開始看閃存卡裡的內容,好好地躲在房間裡時非要探頭查看。忽強忽弱的操作隻能說是編劇的水平有限瞭。

            查看閃存卡

            躲在門後探頭

            再來說說兩個反派。一個光頭威猛,一個黝黑陰沉,一個負責暴力輸出,一個負責出謀劃策。看似是一對黃金搭檔,實則是笨賊一籮筐。

            既然是個黑警,就應該意識到自己有彈道記錄在警局備案,在滅口時就不能用自己的槍,至少不能是自己開槍。但光頭警察笨到殺人時用自己的配槍,去黑市買一把未登記註冊的手槍很難嗎?

            其次,兩個黑警在殺瞭佈魯斯的線人後才發現他是告密者,然後兩人以線人的身份用手機發瞭一條短信給炮灰警察,約在某地見面。正確的操作不應該是放把火燒瞭屍體,清理幹凈現場跑路嗎?為什麼要進行反查,不擔心自己暴露嗎?

            兩人唯一智商在線的操作是騙取醫院安保的信任,封鎖瞭樓層,還通過女主的名字查到瞭女主的妹妹是誰,並以此來要挾女主。

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光頭警察也承擔瞭來自女主的所有傷害。被電擊、被反跳的子彈打傷、被蒸汽燙臉、被哮喘氣霧劑噴眼睛,基本上女主設下的小陷阱都被他承擔瞭,這也符合光頭警察魯莽草率的性格。

            另一名黑人警察充當狗頭軍師的角色,冒充線人發短信,去醫院殺女主,封鎖醫院,綁架女主的妹妹都是他的主意。在人物的刻畫上,兩個反派雖然幹瞭幾件蠢事,但更加鮮活。

            最後要來說說在本片裡出場不過10分鐘的禿頭威。

            從《虎膽龍威》系列走出來的佈魯斯·威利斯,實現瞭“我變禿瞭,也變強瞭”。經過《不死劫》、《玻璃先生》、《赤焰戰場》後,威利斯光頭硬漢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。不過近幾年的電影有失水準,像《終極救援》、《幻世追蹤》、《首殺》、《失憶十分鐘》等都低於6分。

            除瞭禿頭威外,還有一些我們熟悉的一線明星,像凱奇叔、史泰龍,包括國內的成龍大哥等,近幾年都拍過不少低票房低口碑的作品,成瞭票房毒藥。

            畢竟大佬也是要恰飯的。